即使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吕底亚国王,也无法逃避命运降临的不幸

on

|

views

and

comments

时光飞逝岁月如梭,从那个瞎到爆的篡位之後转眼间就过了一百多年,到了吕底亚的第五代国王,这位国王名叫「克洛伊索斯」。

毫无疑问,他是他那个时代整个东西方「最幸运的国王」。

吕底亚的第五代国王:「克洛伊索斯」

我直接着麽说吧:金币这玩意是这国家发明的。

从现在角度来看,吕底亚这国家的天生条件简直像开了外挂一样。它掌握着连接欧亚唯一的航道、所在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下方还埋藏着大量的金银矿。凭藉着吕底亚自身出色的冶金工业,吕底亚在克洛伊索斯时代产出了这种被称为「琥珀金」的金银混合货币,而这货币奠定了我们今日商业模式的基础。

此外,这王国不只拥有特洛伊,还有以弗所、米利都、萨蒂斯等规模庞大的都市。无数的希腊贤者被吕底亚如日中天的国势吸引而来求(ㄌㄠ)教(ㄑㄧㄢˊ),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雅典名门阿尔刻麦翁。他被带到一间满是金砂的房间,国王对他说随便你爱装多少都行。

阿尔刻麦翁立刻扑到金砂里,把口袋、靴子全身都装满之後,还张开嘴巴把里面全都装满金砂。这种拼命三郎的样子反而让富二代克洛伊索斯仰天大笑,所以又赐给阿尔刻麦翁更多宝藏。

同一天,国王得知雅典另外一位贤人前来求见,他就是梭伦。

当然国王也是一切照旧,先是亲切的招待他,接下来便是参观国王的宝库和宫殿,而光是参观宝库和宫殿就花去了他们三天的时间,等到後来第四天国王接见他时,他们便开启了一段有名的,关於幸福的讨论。

「这世界上,谁才是最幸福的人?」

国王问。按照国王的预想,最幸福的人当然就是他自己了。但是梭伦并没有按照国王的设想回答。

「最幸福的人是雅典的泰勒斯。 他生长的雅典繁荣而且自由。他活着看见自己的孙子长大成人、享尽了人间的安乐;并且英勇的死在疆场上,获得了雅典人给予他的无尽哀荣。 」

梭伦答。国王愣了一下(等等这和说好的答案不一样阿???)於是他又问:

「那第二幸福的人呢?」

「第二幸福的人一对名叫客列欧毕斯和比顿的兄弟。他们的身体强壮,能够在奥林匹克上获胜;有一次,当母亲来不及乘车到到十公里外的希拉神庙参加节日庆典时,两兄弟於是就自己拖车将母亲拉到庆典。神庙里的所有人都为两位年轻人的力量喝采,纷纷向他们母亲道贺。在祭祀和宴饮之後,两个小伙子在神庙中沉睡时,被女神招进了天国—-这是女神给予世人,最大的福分了。」

但这下可激怒了国王,国王心里问候梭伦祖宗一边心想:你倒是按照剧本来阿!我问谁最幸福、你说当然是陛下阿让我很爽,让我很爽之後,我就会让你很爽,这样不是大家都很愉快吗??

「雅典的客人啊!为什麽你把我的幸福不放在眼里,我难道比不上一个普通人吗?」国王暴怒吼。

「命运很善妒,而且很喜欢介入人间的事情。」梭伦如此回答国王。

「诸神总是让许多人看到幸福的一个影子,而转瞬间又把他们推上万劫不复的深渊。人们在春风得意的时候,总是认为灾难不会突然降临;即使骤然遭到了什麽打击,那他拥有的财富也可以使他躲避恶运;然而,财富的作用仅仅只能够满足自身的无尽慾望而已,财富躲避灾祸的能力,其实远远不及它招致而来的祸害。只有那些维持安乐一直到他的生命尽头,又能够安乐死去的人才能被称为是幸福的人。活着的人没有一个能断定,他会是永远幸福的。」

梭伦要国王提防即将到来的不幸。然而这番话并没有得到国王的欢心,国王冷淡地送走了梭伦,当门关上的那瞬间,「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。」这是克洛伊索斯对梭伦的原文评价。

没想到,下一瞬间,不幸便如约而至。

国王问梭伦「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」

不久後的一个夜里,国王克洛伊索斯做了一个恶梦。在梦里不管他逃到哪里,总是有一个声音跟随着他,不断的重复和他说:你的儿子将会被铁制的利器刺穿而死……你的儿子将会被铁制的利器刺穿而死……你的儿子将会被铁制的利器刺穿而死!

「啊!!」 惊叫一声後,国王从梦中惊醒,不断的喘着气。

克洛伊索斯有两个儿子。不过大儿子又聋又哑还是个残废,曾经有人跟国王预言:「当你的大儿子开口说话之时,便是这个国家灭亡之日!」

所以国王根本不期待大儿子;然而小儿子则非常勇敢优秀。不过,梦境里被刺杀的就是这个被大家公认为王位继承人的小儿子。本来国王想尝试继续入睡,但是不管他怎样努力,总是翻来覆去的再也睡不着。梦境里的幻像不断出现他的眼前。想着想着,国王竟然也开始觉得毛骨悚然了起来。

他瘫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等待天明。

不久当整片天空呈现一片由蓝到橘的渐层时,国王叫来他的小儿子。

年轻的王子仪表堂堂,英姿飒爽的走进王宫。国王先不直接切入主题,问起王子国政和财务的事情。但每当王子在回答自己的问题时,梦境里的惨状一直挥之不去。在询问到关於军队训练与战争的事情时,国王的脸色也越发难看。

「父王,您怎麽了?」王子注意到国王的异状。

「没……没什麽,」国王喘了口气,「从今以後,你不要再去管军队的事了。」

王子瞬间反应不过来,当场就愣住了。

国王重复:「你被解除军权了。」 国王没有再做进一步的解释,扔下一脸愕然的王子,兀自转身走回自己的寝室中。

不过这一切都只是个开端而已,之後的国王便越来越疯狂,几乎是想要把王子软禁在宫中。他禁止王子参与任何战争、甚至狩猎,如果没有必要尽量不要离开王宫;王宫内也禁止所有铁戟长刀、一切武器都收进後仓库。

甚至有一天,国王更是突兀地宣称王子已经准备要结婚,对象是一个王子连听都没听过的公主,婚礼已经在举办中了。

「父王,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?!」 这下王子真的受不了,在婚礼准备时大声反抗了国王。

国王的回答依旧很简单:「你已经长大了,需要子嗣来继承王位。」但是国王王子两人都还健在阿!王子正想继续反驳。远方突然出现一阵骚动,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
希罗多德

血迹斑斑、衣衫褴褛的年轻人正在朝他们靠近,踉跄的倒在他们的面前。

国王问他:「你是谁?你杀了什麽人?」

年轻人正如同所有的印欧民族,他有着雪白的皮肤和淡色眼睛。

他抬头表明了自己的身分:「我乃是邻国弗里几亚(Phrygia,位於地图吕底亚的右上方)的王族,因为失手错杀了自己的兄弟,被父亲剥夺了一切身分和权力後把我驱逐出境。我没有办法,只好逃到您这里来。」

吕底亚和弗里几亚是长期的友邦,克洛伊索斯国王和弗里几亚国王也有私人的交情。

一听到眼前的年轻人是朋友的儿子,克洛伊索斯的态度立刻变得亲切了起来。他知道,弗里几亚的老国王只是一时气愤,他对年轻人说:「你就在这放心的住下来吧!在这里的时候尽量放宽心、不要去想那些恶运,你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。」

国王这麽安慰他。 年轻人感激涕零,於是便在国王的家中住下,并且与王子变成了好朋友。

但是这样的时光没过多久,国王便接到吕底亚边境出事的消息,原来边境出现了——猪怪(??)

(各位不好意思,虽然说猪怪实在有点难以令人置信。但是希罗多德的《历史》就是这样写的,我也只好照抄了XDD)

巨大的猪怪让边境束手无策,只好前来请求勇敢的王子前往消灭。当然,克洛伊索斯听到请求後立刻就拒绝了:他说,要王子亲自出马是不可能的,但他还是可以派遣军队前去帮忙。

 

本来使者已经满意了,但这时发出反对之声的却是王子本人。

国王本来想要阻止,但王子的态度更为坚决。克洛伊索斯挣扎再三之後,终於决定把梦境的事告诉了王子。

 

原来在梦里他看见了一个幻象,它警告王子在年轻时便会死亡,而且注定要被铁制的尖器刺死。

「所以,我才如此着急操办你的婚事。我想要守着你,我的孩子,希望至少在我自己还活着的时候,总可以看着你也侥幸的活下来。你哥哥又聋又哑,你是我仅有的一个儿子了。」

说完,国王便低头啜泣了起来。王子听完大受感动,之前种种被限制的行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,所伴随而来的疑惑与不快也瞬间烟消云散。

但是聪明的王子也发现了这个梦境的矛盾之处,他对国王说:「您梦见我被铁制尖器刺死吗?」

国王点点头。

想不到王子反而笑了起来,对父亲说:「那麽,这次我就可以去啦!」

王子对国王解释,因为这次的任务是狩猎猪怪,如果梦境是说我被獠牙或是其他东西伤到,那也许还可以说服我;然而梦境很清楚的说明:刺死王子的是铁制的尖锐器物。

「难道,猪怪有手能拿起铁制尖器吗?能有什麽令您害怕的铁制尖器吗?」

国王一听如梦初醒,再三思索之後终於答应了王子的请求。然而国王仍然不能放心,他想起了日前他救起的年轻邻国王子。 他请求邻国的王子能够一同前往,保护他的儿子不受怪物或强盗的侵害。

年轻人见到有恩於他的国王低头请求他,立刻就答应了国王:「通常一个像我这样遭遇不幸的人,最好不要和大家一起前往,因为那是不吉利的。但既然您开口了,请相信我一定会尽我一切力量,将王子安全的送回来。」

队伍出发後,克洛伊索斯国王都在焦急和烦躁之中度过。

终於有一天,使者急匆匆赶回王宫求见国王。

「王子出事了!!」

克洛伊索斯心头一紧,眼前彷佛失去光亮,顿时一片漆黑。

人的命运总是充满戏剧及巧合。杀死王子的人,正是国王请托的年轻人。

原来部队在山脚下发现了这头野兽的踪迹,壮丁与猎犬立刻排成了圆阵将野兽团团包围,从四面八方向牠投掷枪茅。而这位年轻人也在其中,但因为过度惊恐的原因,汗水模糊了他的视线,紧张使他无法顺利操控他手臂的肌肉,而史书上说他又是十分健壮的。

他将长矛投掷出去之後才发现用力过猛,几乎已经穿过位於圆心的猪怪,笔直朝着对面的人群而去。 对面的王子正巧投完最後一只长矛,回头准备再去取矛的时候听见危险的叫喊声。 他一转头长矛便笔直贯穿他的身体,他来不及喊叫就立刻死去。

梦中的警告应验了。

国王在听见噩耗之後,克洛伊索斯国王陷入了狂怒,他用手拉扯自己的头发,抓狂地捶打地面,大声悲喊着宙斯的名字。

最让国王无法接受的是,他基本上一手促成了自己儿子的死亡,是他把凶手带回家中、将他杀人的血污洗净并待如上宾;也是他请托凶手一同陪伴王子。 被当作自己儿子的保护人而派出去的客人,结果却是他最可恨的敌人!

没过多久,儿子的屍首被送回来了,但是很奇怪的是,当国王看见自己儿子的屍体还有在後面被绑住的年轻人时,他体内原本满意的怒火、烦闷、还有报复的慾望,忽然间消失无踪。

取而代之的只有无尽的哀伤。 国王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。

年轻人跪在他面前伸出双手,请求国王直接在王子的屍首旁杀死他。因为过去错杀自己的兄弟已经够让他受的了,是国王拯救了他,将他沾满血污的身体洗净并接纳他,而他竟然再度让自己的恩人陷入如此绝望的境地,他自责地无法再活下去了。

国王看着恸哭的年轻人,心中竟隐隐约约升起一股怜悯之情。他亲自将年轻人搀扶起来。

「你能够如此後悔曾犯下的罪,在我看来我已经得到应得的赔偿了;更何况在我心中,惹祸的并不是你, ……惹祸的是一位神,祂在很久以前便预言要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人再努力都不可能逃离自身的命运。」

国王宽恕了年轻人,并举行了王子的丧礼。

只是丧礼完之後没有多久,大家便在墓地旁发现年轻人上吊了。他面无表情挂在树枝上,轻轻摇晃着。

克洛伊索斯国王孤独地坐在王座上,无可抑止的啜泣起来。 但是他无法让自己陷入哀愁太久,因为遥远的东方开始兴起了一个强大的国家波斯,他们国王的名字让人闻风丧胆 ——居鲁士。

热门文章

日剧《城塚翡翠倒叙集》6看点!男主角濑户康史竟中途退出?电视台更改剧名开新篇章?

日剧《城塚翡翠倒叙集》6看点!男主角濑户康史竟中途退出?电视台更改剧名开新篇章?

陆剧《芳心荡漾》10大看点!秦岚×王子异一夜情17岁姐弟恋,《三十而已》抓马版

陆剧《芳心荡漾》10大看点!秦岚×王子异一夜情17岁姐弟恋,《三十而已》抓马版

DC《黑亚当》5看点!巨石强森神力来源、正反派,还有「正义协会」成员初登场!

DC《黑亚当》5看点!巨石强森神力来源、正反派,还有「正义协会」成员初登场!

最新文章

相关新闻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